何能待来兹------”玉兔显然明白他的语意
天气真是变化无常,方才还是星光灿烂的浪漫夜晚,杰瑞正推着玉兔悠闲前行感受清风徐然,转瞬之间却已是雷电交加风雨狂暴,杰瑞连忙脱下宽大外衣罩住玉兔,带着她飞快前行寻找躲避风雨过夜的所在。真正地凄风冷雨,当好不容易找到一座可以暂时栖身躲避风雨的破败寺庙之时,杰瑞已经浑身湿透,不禁口中咒骂道:“这是什么鬼天气,等见到权臣孙悟空之时一定要向他小子血泪控诉,让他严厉处罚今日破坏我们浪漫心情的罪魁祸首才算解恨!”玉兔因为有他为之遮挡风雨,身上衣衫并未有太多湿潮,但却依然明显为寒冷气息侵入,连续咳嗽几声似乎浑身都在瑟瑟发抖,杰瑞更是有些心痛,担心身体柔弱的她生病发烧。玉兔环顾庙宇发现这里实在只是剩下残垣断壁,想来已有许久没有过香火,而且屋顶尚有许多破漏之处,雨水成线仿佛构成雨帘成串坠落,仿佛置身于细雨之中,别有一番意味,听说过一处名唤为水帘洞天的地方,不知道是否犹如此处水珠成帘?杰瑞见玉兔凝望雨水出神遐想,便开始收拾起破烂残木准备生火取暖,脚边却有一块最为完整的招牌,牌匾上的金字尚未完全褪色,“忘忧寺,哈哈,我们本无多少忧愁,所以也就无需在这庙宇祈求庇佑,你这块金字招牌既然难以获得我们的尊重那就只有发挥剩余价值燃烧成熊熊火焰为我们取暖了。”他两拳一齐发力击向地面,光球迸发,已有火焰生成燃烧起来,偏偏燃烧火焰之处还有一串雨线滴落,“水火交融,玉兔你看可有意思?”杰瑞揽着玉兔坐在火堆旁边,顿时火焰带来的温暖已经驱散寒意。“你上身的衣衫好象还是湿了一些地方,干脆换掉在此烤干如何?”杰瑞见她衣袖与裙摆处的衣服紧贴肌肤,便用手指轻微触摸一下。玉兔因为他的触摸却是全身轻颤,脸色不由有了一丝红晕,虽然一路之上自己的起居都是他来照顾已经足够亲密,但有时候依然难免害羞,她努力的抬了抬才微微有知觉的手指,然后把温柔眼神投注于杰瑞身上,仿佛正在细语道:“你自己的衣衫却已湿透应该先换掉烤干才是。”杰瑞这才发现自己已可算得上是一个雨人,全身衣服都已贴身的确不大舒服,却是站了起来摆了一个造型仿佛是显示自己如今健美的身材,“我其实不要紧的,但是既然玉兔你这么关心我,那我就给你展示一番自己的身躯。”他已脱去外衣开始烤火。玉兔嫣然一笑,脸色更加红晕把头偏向另外一侧。杰瑞不禁大笑道:“怎么会还如此害羞呢?我可是这世上与玉兔最为亲密的杰瑞呀!”眼光温柔凝视,见她秀发刘海略微潮湿贴在额前,自己不由心生怜惜之感,很想立刻拨开湿发立刻亲吻,然后紧紧拥抱她,但却终究克制,她的害羞还需要慢慢消解,他不希望一时冲动唐突对她造成伤害。但是视线一发却很难收回,火光照耀下玉兔白玉般的肌肤更加有了光泽,欲望升腾并非那么容易克制,只有口中喃喃有词,“无欲无求,无欲无求------”玉兔听不见他所念叨的话语,却实在觉得他的样子有些有趣忍不住展现笑颜,心中其实也真的明白此时他的心意,其实这些日子尽管自己表现的如此矜持害羞,但是否也其实期盼他冲动时可以拥抱自己入怀抱有进一步的激情表现呢?脸已经滚烫,这一路的逐渐亲密或许已经积累到爆发顺理成章在今夜发生改变------当她的眼神再次投向火光对面的杰瑞之刻,已经悄然有了改变,不再拥有羞涩具有的却是一种独特的诱惑与渴望,一种平素深藏于清纯外表里只为自己一生最爱对象预备展现的与生具来之诱惑,纵然此时自己的身体残缺,秀美容颜之上也有凄惨刀疤,但真情展现诱惑时依然充满自信。杰瑞立刻感受到了这种转变,他绝对不是呆子,她的眼神分明是在传递着诱惑信息,她也许准备好接受了自己的欲望激情?片刻之后,赤裸着上身的魔法师杰瑞摆着最酷的造型立于火堆旁边,高举着魔法仗指向那一串雨线作出击刺姿态宛如石像,因为心血来潮的玉兔姑娘要在此时此地作画留念。玉兔正在全神贯注地仔细绘画,眼神中已是清澈有如明镜,又让欲望再次生成的杰瑞有些疑惑于自己方才是否乃是错误理解了她的想法,那种诱惑仅仅是一相情愿的想法。终于杰瑞打破了沉默试探着吟道:“昼夜苦短长,何不屏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玉兔显然明白他的语意,眼神中却仿佛有了一些责怪意味依然清澈,还轻淬了一口唾沫,居然不再看他,长久低头作画。杰瑞心中的欲望火焰开始真正地冷却,看来自己方才只是幻觉而已,欲望太过强烈因此才会错了她的心意,幸亏没有作出冲动出格的举动破坏自己在她心中美好的形象,心中尽管有几许失落,但还是努力恢复自己正经木纳的表情。可是当玉兔再度抬头凝望他的一刻,眼神却又有了变化,仿佛有浓烈情感火焰熊熊燃烧,口中的画笔也已坠落于地,明珠一般的泪滴莫名自脸庞流淌,已在心语道:“你真的可以过来了,杰瑞我需要你的激情燃烧。”杰瑞却仿佛没有读懂她的心语,他真的有些不明白她情感的变化,也许她只是因为画笔的坠落而心生感伤,连忙移动过来拣起画笔,“再换一支继续绘画就是,何必难过------”可是当他眼光落于那画纸之上的瞬间,杰瑞已经完全呆滞,因为画纸之上其实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形象,但却有自己的名字,“杰瑞,爱我就温暖我,给我最真激情!”激情二字之上还有她最晶莹的泪滴洒落。“这是我杰瑞此生所见最珍贵的泪滴,我愿意用此生岁月给你温暖与激情!”杰瑞的声音颤抖,温柔地将玉兔拥抱入怀抱之中,“这一次我真的不会是错觉吗?”玉兔的身体也在冷颤,心语道:“不是错觉,我知道只有你才是我今生的依靠,我想我爱你。”她已发出一声动他心魄的呻吟,是那么缠绵,“若你的激情欲望还在那我们就让今夜成为我们此生最可铭记的时日。”杰瑞完全明白了她的心语,已不需要言语,此时他已经开始忘情地亲吻她冰雪一般的肌肤,然后充满激情可谓粗暴地撕扯着她的外衣,露出粉红色上绣着小白花的肚兜------此刻庙宇之外风雨更加狂暴, 甘肃快3火舌也愈发旺烈发出声响, 甘肃快三原本激情之夜就将进入高潮------忽然之间传来了沉重的脚步之音, 广西快3还伴随着咳嗽声音, 广西快三一名身着寒酸的白衣老者出现,脸上还有那么一丝的尴尬,道:“打扰二位性情男女的激情了,老朽实在感到抱歉,但是在你们激情忘我之刻出剑行刺却并非我白须刺客的本色。”他虽然看起来十分慈祥但却有浓烈杀气。杰瑞已经长身而起,迅速遮挡住身后的玉兔,自然是气急败坏,怒视白须老者,断喝道:“你难道不能等明日白昼再来吗?真是不知趣的家伙,到底谁要杀我?------”话未说完地面上的魔杖已经弹起首先发动攻击,两个巨大的冲击光球已经扑向老者,为了保护玉兔他自然需要速战速决毫不留情,虽然这位白须老刺客其实也真算仁义,他也相信刺客的擅长于刺杀但能力却并非超强若迅速解决那自己的激情还未退却今夜仍然可以继续浪漫。白须老刺客虽然也并非泛泛之辈,但的确能力与杰瑞无法相比,虽然没有一击失败但是立刻别光球给笼罩围困,虽然不停挥剑冲击却是毫无胜机可以冲出光球束缚。杰瑞颇有些得意的向前一步,声音森寒道:“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你若可以立刻弃剑停止抵抗,并且说出想谋害我之主使名号我可以考虑给你生路,如若拒绝,那我可就要施展最为残酷的魔法让你灰飞湮灭了!”他心中也迅速有了一丝隐忧,自己已经选择离开东方天庭远行放弃了权力,尚有刺客尾随妄图不利,那是否意味着在朝廷中此刻斗争激烈,或许有权臣害怕自己日后回归帮助兄弟孙悟空改变力量对比,如若真是这样,那么悟空此时应该更加危险了?就在此刻,身后猛然一阵劲风呼啸而至,杀意更加浓烈,杰瑞完全没有料想到还有刺客同身后突袭,玉兔在他身后却已经目睹那几点寒星,却无法喊出声音,而且手脚都已被废根本无力为他抵挡危险!这一刻,一声震撼天地的惊雷轰鸣,一道照亮天地的蓝色闪电划过天宇,玉兔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方才微有知觉的手笔竟然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有了力量,虽然并不巨大却足以拉了杰瑞的腿部一把,让他踉跄之中仆倒躲过了那可以射穿他的后脑与颈椎足以致命的寒星,仅仅是背部中了几下。一声闷哼,杰瑞忍受疼痛顺势滚向一侧抱住玉兔腾越至庙宇门边,脱离了危险境地。此时,另外一名身着黑衣面貌有如凶神恶刹的年轻刺客出现,一脸的遗憾之色,“可惜,真是可惜,老家伙你讲什么仁义,要是选择在他么亲热最高潮完全忘我时出击刺杀一切就将顺利完结!”已是愤然注视方才逃脱光球束缚的白须刺客。白须刺客却同样流露愤怒表情,“你小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项任务是我独立承担的,我已打算当作自己的收山作品之刺杀,能够刺杀曾经风云天庭担任元帅的西方魔法师足以让我对后辈津津乐道吹嘘传诵许多年了------”他很有些夸张地逼近两步,手指黑衣刺客,气焰嚣张,“你这个可恶的小黑,为何要来赶这趟浑水,一定是想分这项任务价值高昂的酬劳,上海天天彩选4你要知道这可是风流一生退休前依然一贫如洗的著名刺客白须前辈我日后悠闲度日的全部希望,你怎能如此残酷无耻!”黑衣年轻刺客被他一阵抢白本来凶恶的脸孔却是铁青起来,“我,就是来分钱的,因为我不想看着你死亡,你这种正大光明的刺杀对于杰瑞元帅这种高手有效吗?只能是自取灭亡!还是与我联手有些希望,你退休了手上没钱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还可以不断地来向我告借,谁让我曾经倒霉的与你结拜过一次,真是追悔莫及于当初说得什么祸福与共求同年同日死的誓言,你若是早死,我虽然不会傻傻地自杀全义,但还有辛苦地为你报仇,所以我真是希望你赶快退休让我少一些麻烦,你难道脑子真的不清楚吗?没有发现最近几年以来每当你这位与我几乎同样著名的白须刺客一旦接受高难度生意之后,行动之时总会发现目标人物总是莫名其妙地发生意外或者提前遭遇不幸吗?这都是我辛苦的杰作,可你却是可以道貌岸然很坦然地笑纳,还对外吹嘘自己老当益壮经验丰富------”他显得异常激动,也向前逼近几步,眼珠仿佛已要爆眶而出,身体也在剧烈颤抖。而白须刺客却已经是张口结舌,显得万分诧异,然后自然是流露感动表情,但口中却似乎不愿意服软,嘟囔道:“你怎么知道我就已经不行了呢?------”他们黑白两位刺客都完全忘记了一旁他们所有刺杀的对象。忽然之间传来了杰瑞温和的声音,“我可以说一句公道话,白须刺客老兄,你真的应该庆幸有黑衣刺客这样的朋友兄弟,他的义气也是你的骄傲完全可以炫耀,至少现在应该用最真挚的情感说声谢谢。”他已止住了伤口完全恢复了神采,将玉兔紧紧搂在怀抱之中,神色轻松毫无紧张。“我也许真的是应该说声谢谢,谢谢你我的兄弟小黑。”白须刺客接受了杰瑞的意见,眼神充满真诚。“谢谢你说声谢谢,那我所有的辛苦都证明乃是值得的。”黑衣刺客为这声谢谢动容激动。玉兔与杰瑞互相对视一眼,心灵相通,这两位刺客原来真的都乃性情率真,堪称可爱毫无值得厌恶之处。但是双方终究乃是对手,方才的时刻刚刚度过几乎就在同时都已醒悟过来,但是杰瑞却是比他们快了瞬间早已做好进攻准备,在黑白两刺客腾身而起准备联合攻击之刻,他已经念起了咒语开始全力施展魔法攻击,如今他的实力已经属于绝顶高手并非是这两位刺客做能抗衡的,何况他又占了先机。“神圣的力量啊,轻奏安眠之曲,令其进入沉睡之中吧!”不过杰瑞施展的却仅仅是并非致命的沉睡术,与玉兔方才的眼神交流之中,已有心语形成默契,“他们不应该死亡,若肯与我合作,那就给他们一条生路。”玉兔的回应眼光中充满欣慰,她当然希望自己所依靠的他有善良的心灵。两名刺客缓缓地从空中坠落于地,已进入了沉睡之中丧失了战斗能力,杰瑞不禁有些得意,不忘吹嘘道:“玉兔,我的魔法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等回归西方魔法世界之后一定可以让反对党声威大盛,成为改变历史的英雄!相信我永远有保护你的能力!当然还会带来荣耀让你感到光荣!”玉兔发现他得意的样子真是很可爱,很是喜欢他嚣张的笑颜,随即却是惊喜地回想起方才危机时刻自己的手臂竟然能够贯注力量,显然是因为对于他的关切让自己焕发了全部的潜能,说明自己受伤的经脉并非没有恢复之希望。而杰瑞充满希望的目光也却在此时落在玉兔的手臂之上,“我们真是心有灵犀,我想是因为爱的力量!”他温柔地抚摩着她几乎没有知觉的手臂,语音之中蕴涵着激动,“我坚信终有一日你会完全康复的。”眼神交绘甜蜜尽在心中。冰冷的雨水浇到黑衣白须两名刺客的头上让他们悠悠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都已经动弹不得,只有面面相觑。杰瑞耸了耸肩,悠然一笑,道:“不好意思,虽然二位刺客有让我钦佩的率真情感,但我还是禁制了二位的身体,希望二位能够与我合作,这样让我有充足的理由放你们生还。”白须刺客不假思索地摇头,异常坚决地说道:“杰瑞阁下,请你不要侮辱我们身为职业刺客的操守,我们不会因为害怕死亡而出卖自己的雇主,如果如此作为,那刺客这一职业将会失去存在的理由!”他很有些大义凛然的扳起了脸孔。杰瑞却依然微笑道:“说得如此富有凛然气势实在是让我更加景仰,我对于老先生的品格丝毫不会怀疑,但是生命毕竟最可宝贵,何况你此次行动业以完全失败,本来你就准备此次刺杀后退休颐养天年告别刺客身份的,何苦继续执着,我一向的作为相信再孤陋寡闻你也应该知晓,对于一个为东方天庭作出杰出贡献的西方使者离开时却心狠地布置刺杀,可见幕后主使远非高尚,我的死亡也许会造成轩然大波,导致天庭告别方才具有的安定,难道这幕后主使不应该鄙夷吗?我甚至愿意拿出一小笔金钱来获取我希望知道的答案,这笔金钱应该可以让你安度退休时光,不必依靠借贷度日。”他说得同样认真正经,显然不由让白须刺客动心陷入了沉思之中。黑衣刺客更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杰瑞与他怀抱中的玉兔,眼神中的意味错综复杂。“坦白说你说得很有些道理,我也有心动,但是我想我还是只有拒绝,幕后主使者的名号我不能提供。”白须刺客略有遗憾,“如果你愿意放小黑他一条生路的话,我会深深感激坦然面对死亡,杰瑞阁下你也可以放心,应该不会再有胆大刺客为金钱所动继续冒险追杀干扰你的西行旅程。”杰瑞轻叹一声,道:“真的很遗憾,你实在是有些顽固,尽管对于你的工作来说这种操守值得尊重,但却让我郁闷,继续对于你们施展毒辣魔法逼取答案非我所愿。”尽管目睹玉兔劝阻的眼神,杰瑞还是终于又举起了魔杖,他不能太过慈悲也不愿意遭遇挫折之后心平气和地放过对方,尽管他也可以预测到多半乃是太上老君的行径,但需要明确的答案来决定自己是否应该返回东方天庭襄助兄弟孙悟空一臂之力?白须刺客眼中自然有了一丝面对死亡时的忧伤与恐惧,随即闭上双目仿佛可以坦然面对死亡正式来临。黑衣刺客却猛然大喝一声道:“停!先别动手,我有话要说,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死于恐怖残酷之魔法!”他的眼睛瞪到最大,似乎准备选择屈服。白须刺客睁开眼睛侧目怒视,嘟囔道:“胆小鬼。”杰瑞却是很乐意地立刻住手,看到自己的恐吓有了效果当然愉快,“请说吧,小黑刺客。”“我要再次郑重申明其实我并没有接受到委托来刺杀你杰瑞阁下,所以我也谈不上出卖谁,基本上我也曾经目睹委托之过程,虽然不能直接说出幕后主使的名字,当然主要是因为不愿意让我的白须大哥愤恨恼怒,但却很乐意向杰瑞阁下你诉说东方天庭如今变幻的局势,你自然会有自己合理的判断。”黑衣刺客的眼神中闪动着智慧光芒。“那就已经足够,我先说声谢谢,请讲吧。”杰瑞语气平和眼神却很迫切。而白须刺客却也适时地不再嘟囔胆小鬼这个词汇,似乎默认了黑衣刺客的行为,显然他也珍视生命。“目前朝廷之中有一种很危险可怕的传言,很是夸张地就是说当今皇帝金蝉陛下居然并非玉皇大帝的亲生子息,而污蔑孙悟空元帅他正在希望运作女子也能继承皇位,仿佛想让菲情公主参与争夺皇位继承权一般,听说两位天庭权臣太白金星与太上老君因为此事极其愤慨依然冰释前嫌同仇敌忾,就连一向器重孙悟空元帅的金蝉陛下也难免疑虑重重,整个天庭自然也是一片混乱不知道走向如何,然后白须老哥他就接受了这一刺杀你的使命,委托者并非唯一------”黑衣刺客侃侃而谈,“坦白说我对于拯救天庭危机击败入侵者的英雄孙悟空与杰瑞阁下都是很景仰的,白须这位善良老者更是如此,至于天庭如今的局势演变我虽然并不知晓,但想来只会更加恶劣。”杰瑞完全相信黑衣刺客的话语,忧虑表情完全体现,点头道:“我明白权力斗争的残酷,其实你们刺杀即使成功我想也不应该承担罪责这是你们的工作而已,好,我想我已有了答案,履行诺言,释放二位。”挥动魔杖,禁制已经解除,玉兔略有欣慰松了一口气,她并不希望在这个值得铭记的夜晚留下死亡印象。“那我们就告辞了,多谢饶恕性命。”白须刺客垂下了头,带着明显地庆幸感。黑衣刺客却是一把抓住了他,“先等一下,外面风雨猛烈你老兄可别得了伤寒无钱医治。”转向杰瑞略微有些踌躇,眼神闪烁,“不好意思,在下记得方才魔法师阁下作出过许诺一小笔金钱的事情------”杰瑞微笑道:“我不会食言,就交给小黑你,可以让你继续资助老白,让他郁闷的继续向你借贷。”杰瑞将金钱交给了小黑,却是眺望风雨,“不过二位此时应该无惧于风雨才是,壮士豪情正可高歌穿行其中!”黑衣刺客开怀一笑,道:“我明白的,我们的确不应该再行打扰,即使风雨猛烈我们也应穿越!”他已与白须刺客携手而出穿越风雨,却是轻歌一曲朋友。杰瑞凝望消失于风雨之中的身影,也不由轻声哼唱,眼前浮现出了孙悟空的音容笑貌,“悟空,我必须回归给你足够的支持!”声音坚定。玉兔眨动眼眸,秋波似水,似在心语,“真的要回去吗?”随即点头,“我支持你。”她知道兄弟朋友对于他的重要。杰瑞却不再言语,已封住了她的香唇,长久地激情亲吻,今夜他不愿意让激情冷却,不能错过她对自己衷情的时刻,行乐正当此时!

  本报记者 李乔宇

  原标题:五一假期来袭,一图看懂各大金融市场休市安排!

原标题:AMD 锐龙3 3300X/3100首测:4核8线程,锐龙3也能有当年的旗舰体验

,,甘肃11选5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上海天天彩选4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