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本就是天庭当然的统治者
雨冷,剑锋寒冷,心却已似冰冻。金蝉在雨中林间尽情舞剑,仿佛要将心中所有的郁闷沉重全部发泄出来,因此两旁树枝叶蔓便已遭殃,经受着凄风冷雨与森寒剑锋的双重打击,纷纷飘摇坠落。同样也在雨中,太白金星与太上老君静静地伫立充当观众,任由风吹雨打,却能体会年轻皇帝的心情,换作是谁刚刚以阴谋算计了自己的好兄弟之后多少都会心中羞愧很不自在。金蝉终于收剑,猛然用手抚摸满是雨水的面庞,有些痴狂地大笑道:“我真的足够卑鄙,在朋友孙悟空对我奉献最真挚之友情信任以后,却依然欺骗他喝那下了毒药之烈酒,他最后时刻的话语不断在我的耳畔回荡,‘纵然有毒亦要勉为其难喝下烈酒。’那信任的眼神却还是没有看透我内心的不堪,我想朕这一天庭皇帝看似高贵此生却不再会有真心朋友,自己根本无颜再接受真挚友情!”激动时刻眼眶之中的热泪伴随着冷雨滚落,表达着痛苦悔恨心情。太白金星心中也是涩然,回忆起自己当初与朝气蓬勃的孙悟空之合作情景,也有些为之惋惜,“高深仙术道行完全因为毒酒消失,下至凡间为人一世到时回归也要从头修行的确对于孙悟空是有些残酷,但是陛下如此为之也是迫不得已呀,谁又能洞察他之内心了解他是否真无夺取皇权之心?他仙术超群又掌握军权具有崇高号召力,更重要的是他的确具有利用流言争取皇权的资格,即使此时真诚又真能永远延续不成?世事有时必须选择冷酷,容不得后悔再难回头,最多等待他从人家回归之时陛下不再打压也不因为他仙术归于平庸低微而轻视,重新再与他建立友情也无不可------”他在劝慰金蝉似乎也在说服自己安心,毕竟毒酒并未致命尚可自认具有仁义并未决绝。金蝉轻拍额头,沮丧道:“也只有如此了,明日一早算来菲情就将从妖界回归天庭,此事也再难以隐瞒,我很难面对她的责问,也许再难体验每次兄妹重逢时她激动扑入我的怀抱给我可以融化冰雪吞没寒冬的春日暖阳笑颜!我是个自私的大哥与朋友,将长久因为她的晶莹泪滴心如刀割------”他感觉自己的头脑剧烈疼痛,身体已经十分疲敝。太上老君却并没有象太白金星一般唏嘘不已,反倒一脸郑重依然具有神采,道:“陛下当务之急并非悲伤于背叛友情让自己心伤,更非如何面对菲情公主,而是天庭的安危存亡之大局,我们大家的生命权柄是否可以安然保持?”他压低了声音,“臣并非危言耸听,孙悟空虽然暂时远离天庭杰瑞也回归西方,但是他们的势力依旧存在强悍,只要有谁从中组织借题发挥以他们的英雄名义就能够祸乱天庭,其实单单凭借他们结党组成势力杀死孙悟空都不为过,皇权至上,其他谁也不应该拥有崇高权威!”太白金星打了一个寒蝉,深以为然,道:“太上老君所言确实,天庭禁军与妖界大军均会因为孙悟空之失踪而虎视耽耽,一旦爆发后果的确不堪设想,还需要有足够的理由搪塞解释孙悟空的去向,或者先给予大肆封赏换取他们的忠诚?”自己也感觉单凭封赏难以化解孙悟空对于部下势力的影响权威,不禁摇头叹息。金蝉也自然紧张起来,忧虑道:“这种情况究竟应该如何应对?”太上老君狞笑一声,做了一个杀戮的手势,厉声道:“只有铲除不忠诚者的生命,夺取他们的权利才是最佳方案,如今孙悟空流落人间的消息尚没有流传出宫,他们对于这几日孙悟空的去向也只是诸多猜测说不定以为他躲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若借助明日欢迎菲情公主回归的酒席宴会一举将孙悟空之羽翼剪除,天庭就将完全归由陛下掌控成为太平盛世!”他得意地捻须。太白金星却是不由自主地警醒于复起的太上老君之更加狠辣,必定不会甘于久居自己之下,万万不可放松对于他的戒备,当下就不住摇头表示反对,“如此雷霆手段万一失败那实在是有可能将天庭推入内战之中!”金蝉更是断然道:“绝对不可如此,孙悟空之羽翼虽然有可能对朕不利,但他们大多方才经历浴血保卫天庭消灭侵略者之战争,我若残酷杀戮则必定将为天庭众仙心寒唾弃,太上老君你不要陷朕于不义深渊,最多只能释其兵权,能够和平劝服他们,太白你等要为朕思索理由才是,就算道歉忏悔也并非不可------”太上老君心中暗骂道:“金蝉你这个皇帝想得倒是很美,还想维护自己的仁义之名,孙悟空所中之毒无法化解根本就不可能提前又人间返回,数十年后回归天庭的他仙法低微英雄事迹已被淡忘,还能有何作为还不是只有仰仗你之鼻息,其实对比我的所谓狠毒你最卑劣,可惜我虽然为此事积极谋划但其实依然难以取得真正信任,也罢,那就看你与太白金星如何道歉用合适理由应付那些孙悟空的部下了,反正大家都是拴在一条船上的同伙------”于是他索性眺望远方不再开口言语。金蝉看出了太上老君心中有些意见,也是哼了一声,道:“朕昨日听闻太妹也想念太上老君你这位慈祥父亲,此时你不妨去与她闲话家常片刻,等朕计议已定之后再做定夺。”太上老君更加有些愤恼,当即应承道:“那老臣就先告退,希望陛下早做决断,不要为沽名吊誉之仁义束缚导致伤害自身!”转身大步流星而去。太白金星见此景况心中却是暗喜,看来太上老君终究在金蝉眼中不如自己始终忠诚可信,于是更加用心地思考解决办法,君臣相对都是眉宇紧锁,眼光交绘传递的都是无奈。“太白,你是否感觉太上老君此次重得朕之重用之后显现得过于心狠手辣呢?也许他是最被孙悟空之羽翼痛恨的家伙------”金蝉眼前忽然有一瞬闪亮与太白金星之间仿佛已有了一丝默契。“陛下所言非虚,若是陛下可以坦然面对他们郑重道歉,说明只是受到别有用心者挑拨离间才对于好友悟空心存怀疑,而如果再有他们可以信任的深爱悟空之菲情公主作证表示孙悟空也早有心赴人间一行,试图以个人平凡之力投身于动荡之大时代中挽狂澜于既倒的想法,那么陛下将只是在那次孙悟空进宫之时不合时宜的表达了对于朋友不忠诚的质疑而已,而孙悟空为了表明自己的忠诚心迹就略微冲动的喝下了毒酒投身于人间,陛下声泪俱下的追悔会让他们感动的,但是必须要让他们有最为愤恨发泄的对象存在------”太白金星微微一笑,“太上老君很适合于这个角色,而且臣方才还有怀疑,他如此迫不及待的要求剪除悟空羽翼恐怕未必是对陛下忠诚,因为其实悟空之羽翼正是陛下可以顺利登基的重要力量,若如他所设想的行事成功,陛下收获骂名威信大失,他的力量就反而显得更加重要了。”他知道自己已与陛下取得默契。这样正是金蝉所希望的结局,可以保留一部分悟空之羽翼通过时间完全收服,培育对于自己的完全忠诚,否则他们全被剪除,太妹的真实皇室血统安知不会被太上老君这位慈父利用与自己这个皇帝叫板挑战呢?世间的确很难有永远的忠诚,大多只是利益的结合,何况太上老君一向就没有与自己推心置腹,还是依靠太白更加放心。“那就如此准备吧,就出卖他来应付大家的愤怒,当然我们要有特别周全的布置力求可以操纵全局,夺取一些容易极端的将领的兵权还是必要的,朕要开始准备如何劝服菲情公主证明孙悟空对于人间斗争的向往。”金蝉仰望苍穹,“也许只有用孙悟空的生命作为威胁让她彻底认清我的卑鄙面目才有可能了。”太白金星犹豫瞬间,道:“恐怕也只有如此了,不过日后陛下会有很多时间慢慢修复与公主的关系,在孙悟空回归之前她也只能居留于宫廷中了,陛下在此事之上千万不能心软。”“你说的很有道理,朕明白的,惟有希望孙悟空在人间多一些风流韵事让她愤恼,减少一些对他的爱情,我真得不想失去这许多年以来发自真心的兄妹之情。”“陛下,还有一事臣要回禀,臣亦有错,在杰瑞西行之后受那太上老君鼓惑派出高明刺客尾追行刺,但是时至如今尚未有迅息,但请放心这些刺客很有操守不会泄露------”太白金星犹疑之后还是将这件大胆作为告知尚被蒙蔽的皇帝。“你们真是胆大妄为,如此行为可见太上老君绝对不可给予权力信任,刺杀无论成败朕都不能容忍!”金蝉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怅然一叹,“此事现在暂时不管,你就按照朕意前去安排明日行动,朕已经竭尽心力,希望安然度过危机,毕竟此时已度过了最艰难彷徨时刻。”没有了孙悟空的领导他相信这股力量最终不会让自己的皇权倾覆,甚至有些盼望对于杰瑞的刺杀成功,尽管杰瑞其实已要远离是非,心中忽然一颤,“但是玉兔却在他的身边------”心中隐痛,想起自己离开她时心中对于自己的谴责与不齿,也许她历经残酷依然坚强的生命将要完结,“对不起,玉兔,我金蝉其实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我真正珍惜的爱情。”一样是有凄风冷雨,屋檐之下,仅有金蝉与菲情兄妹相对。“皇兄,我要知道孙悟空的真正下落,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流言蜚语,他绝对不会躲起来寻欢作乐风流快活的。”菲情尚是一脸风尘浑身疲敝,声音中却分明有了一丝隐藏不了的凄凉与无助,她真得难以想象自己方才由妖界回归听到的却是无数让她恐怖的流言,居然传说自己已经登基的哥哥金蝉并非乃是皇室子弟,更有甚者传言孙悟空甚至想取而代之,而一向珍视自己的丈夫孙悟空也居然没有来迎接自己,而是仿佛从天庭蒸发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让她心中不由地有了深深恐惧。金蝉远眺冷雨之中的景物,别有意味的长叹道:“菲情,我们兄妹的感情一向都是很融洽,如果我说原来我们其实并无血缘关系你可以接受吗,如果你可以想象到我知道这一讯息,原来自己顺理成章心安理得登基所占据的宝座却是根本乃是非法,你说我又会有什么反应?我心中的恐惧彷徨更加远比你此时来的要多。”“这不会是真的,哥,那只是流言,你本就是天庭当然的统治者,你不能相信增加烦恼,肯定乃是别有用心者的造谣妄图------”菲情的身体已开始轻微颤抖。“可就是事实,母后已经告诉了我答案,其实我原本只是一个平凡小子,但却是机缘凑巧成为了皇权的继承者,我真的害怕失去这一切,我不想放弃了权力之后成为大家耻笑的可怜虫!”金蝉猛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臂,“所以我开始强烈地质疑孙悟空他的品格,因为他也知道这个答案,我害怕他利用你来夺取最高权力,他的确是有太大的权力,他的英雄威名妇孺皆知传诵于天庭的任意角落,然后就有谗言告诉我他已经功高震主不会满足的------”他低垂下头,不敢与她的眼神交流,“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很容易会做出草率的决定,因此他就这样消失地无影无踪,其实我理应在最后时刻被他感动醒悟的,但我却犹豫了,这瞬间的犹豫却让我目睹孙悟空坦荡的喝下那没有解药的毒酒------”“哥!你,你居然杀了他?”菲情双手已经掩盖住了脸孔,随即依靠在了墙上,双手放下撕扯着衣角,眼眸中只有恐惧色彩,“不,不会的,哥,你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们之间从来都是好朋友相互信任,他为了你登基坐稳皇位一向是不遗余力, 甘肃快三你不会如此残酷的!”她的语速快速, 广西快3不停的摇头。金蝉猛然高昂起头, 广西快三双手按在她的肩头, 广西快3走势图“是真的,都只是为了权力,我害怕自己失去权力,我没有能够坚信友情的可贵,可是如今我真的是在痛悔,但却已经迟了,请你原谅大哥,妹妹!”他的声音很大,泪水已开始涌流。“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会这么狠心,哥,他是并不会抢夺权力的,他对我说过他如今最珍惜的就是与我相守永远,他说过等我这次回到天庭就带我远游先去西方,你是知道的呀------”菲情的拳头拼命地捶打着金蝉的胸膛,“我不能原谅你,决不,我刚刚有了他的骨肉,你怎么忍心,那你为了你的皇权索性也让我消失吧,那样就再也不能对你的权力构成威胁了,他真的是太苯了相信你这个朋友,为什么一向如此聪明的他会有如此充满讽刺的结局?”她有些疯狂地尖叫起来,转而开始捶打自己已经渐有隆起的腹部,“孩子,与其你一出生就没有父亲,那倒不如你就不要出生!”“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菲情,我那个时候真的头脑之中一片糨糊,如果你在那时在我身边也许我还会清醒一些,可是那时我真的不知道向谁倾诉心声,你难道就不能理解一点我的恐惧吗?”他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继续捶打小腹,“其实当孙悟空他举起酒杯坦然喝下的那一刻我就开始时刻鄙视自己,我痛恨自己更加痛恨在我失意彷徨时利用这个机会进谗言的奸佞之臣太上老君,如果没有他的话语,也许我会有犹豫思考的时间,我相信我与孙悟空之间的误会可以澄清,所以我一定要先将他铲除让良心稍微得到安慰,不让他日后再有制造波澜的机会,至于我的罪恶,我愿意承担,哪怕你日后将宝剑刺穿我的心房亦无悔无怨!”金蝉的表情是如此痛苦,显现出情真意切。“哥,难道权力真的是那么有魔力吗,值得引来无数生死搏击吗?纵然杀了太上老君又有何用?”菲情的眼神中的愤恨更多的已被绝望替代,“一切已经不能挽回------”她已经奔跑入冷雨之中,“孙悟空,你既然已死,那爱情不在,我生存还有什么意义!”冷雨已经将她的衣服浇透,更让她的心彻底冰冻。金蝉也已冲入了雨中,手中已有森寒宝剑塞入她的手中,怒吼道:“就在这冷雨之中,菲情,为了你的爱情你所珍视的夫君孙悟空报仇吧,刺穿我的心房,不要犹豫!”他已经闭上了眼睛,一脸的苍凉毅然,“我不要你从此生活在对我的仇恨之中,我是你的大哥,做了有负于你的事情,我不愿意在我自己也生活在痛苦之中,没有了与你之间的兄妹情意我不知道自己守着皇权和有何意义?”剑根本不能紧握,已经坠落,“哥!”菲情已经扑入了他的怀抱,“你知道我不可能出剑的,可是------”“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原谅我吗?几十年以后孙悟空他还会回到你的身边,其实那壶毒酒只不过是让他投身于人间走上一遭经历一世人间岁月,也许是我当时在内心深处还并未彻底冷酷吧,我不想以后不能作为兄长照顾你关心你我的小妹菲情,如果你不能原谅我,我只有选择死亡或者流浪!”金蝉已经拿起了地上的宝剑,对着自己的小腹比画,“我的血汇流在冷雨之中你会为我流泪吗?”“哥!你不能自杀!”菲情已经抓住了剑尖,“你方才所说的都是真的吗?孙悟空他其实根本没有真正死亡?他还能再次回来?”她的眼神之中重新有了希望。“自然是真的了,不过到时候他会失去如今的高深仙术,我不会欺骗自己的妹妹,如果到时候他愿意我情愿将自己一身的仙术传导给他,来抵偿我的罪过!”金蝉的眼神充满真挚没有一丝虚假。“只要他可以回到我的身边,相信即使他从头再来从卑微做起也不会在乎,因为有我共度,大哥,你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出来,其实你尚未铸成大错,一切尚可以挽回!”菲情居然已经破涕为笑,她真的可以原谅金蝉,“哥,其实我真的知道你已经后悔了,相信悟空他也会原谅你一时的糊涂------”“你的手流血了!赶快让我为你包扎一下。”金蝉发现原来剑尖已经割破了她的柔滑肌肤,连忙拉着她离开冷雨,心中却真的充满温暖,天幸自己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以情打动菲情,而不是开始的威胁,因为其实他真的不想失去一个如她这样的妹妹,“菲情,请你相信,小悟空的未来我一定会给他最多关爱,绝对在孙悟空回归之前让他没有遗憾不快乐的时候。”菲情为他的话语感动,既然已经到了此等情况,新闻资讯她只有选择相信原谅金蝉,至少这样还有希望,自己也不至于太过伤感感觉凄凉,“悟空,你在人间的岁月悠长之后是否会忘怀与我的爱情,我会时刻追忆你的音容笑貌,直到你回到我的身边为止。”风雨骤然停歇,转眼间居然有了一缕阳光,仿佛带给菲情更多希望。就在这个夜晚,在为菲情洗尘的宴会之上,金蝉面对孙悟空的亲信手下坦白了自己的内心复杂心态,悔恨于受到太上老君的鼓惑使得孙悟空进入人间远离大家悠长岁月,声泪俱下情真意切地请求大家原谅,并且表示一定要将罪魁祸首太上老君铲除,保证将来孙悟空回归天庭之后给他最为尊崇的地位,当然也立即给予他们丰厚的封赏安抚。金蝉的真诚不似伪装,又有悲伤的菲情说出其实去人间体验一世壮怀激烈岁月本就是孙悟空的心愿,大家在彷徨茫然之时终于接受了这一事实,选择了平静而不是对于皇帝的挑战,毕竟孙悟空还有回归复起的一日,而他们其实也不愿意轻易拿如今的生活去冒险。月圆之夜。郊外的一片田园空旷静瑟,而孤寂的小屋之中却有两位沉默不语端坐于黑暗中的上仙,蓝精灵与红孩儿在静静等待着杰瑞的出现,尽管玛丽偷偷传书中并未曾提及杰瑞的名字,但是直觉却让他们不由兴奋地预想杰瑞之回归,真心希望杰瑞可以让他们彷徨的内心安定,哪怕是冒着危险去挑战天庭之主金蝉之权威。此刻,离小屋不远之处的树下,杰瑞正仰望夜空,玛丽却是亲昵地停留在他的肩头,“原来我又找回了做杰瑞你所拥有的小妖精之感觉,很是亲切自如,其实这几日我就一直在想主人应该会很快回来,你不可能感受不到自己兄弟正遭遇不幸,而我们则是彷徨无措------”杰瑞用手轻轻抚摩着玛丽柔嫩的脸颊,轻叹道:“其实也许我真得不应该那么早离开天庭,如果等待悟空一起西行,或者就可以避免这场变故,不过好在一切尚未形成真正决裂,我的回归依然可以与金蝉周旋甚至达成妥协,他的作为真是让大家失望,难道权力的魔力真得可以让任何纯洁心灵这么快就迷失吗?”玛丽幽幽一叹,“也许如此,虽然他是在大家面前很诚挚的悔恨于自己被挑拨鼓惑方才做出的冲动行为,但是大家依然担心于他所发下的誓言,数十年光阴对于仙界并不漫长,却足以让失去了主心骨的我们在彷徨中失去力量,真得等待孙悟空回归时刻,恐怕我们都只能仰仗天子鼻息再也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了。”“玛丽,你的确是让我骄傲喜欢的姑娘,其实至少你并不彷徨,你且放心,我相信自己可以让金蝉这一次的誓言成真。”杰瑞的声音坚毅。玛丽又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微笑,“我知道你可以的,你一旦出现我就可以放心地依赖。”杰瑞哈哈笑道:“我可不是你依赖的对象,你应该学会依赖你的鸡龙才是,他对你可是一心一意很是宠爱的!”“对他我不需要依赖,而是平等的相爱。”玛丽忽然有了一丝忧虑表情,“可是你的安全一定要保证才是,不能有意外发生,玉兔失去了你是绝对无法独活的,而我------也将终日以泪洗面彻底告别愉快。”她流露出女子脆弱的情感,眼眶之中自然有了湿润,闪烁起晶莹。杰瑞的脸色却忽然由凝重转换为轻松色彩,“我想自己一定会有意外发生的,而且金蝉也是一样,不为仙界所闻的意外,将会成为一段秘密,或许在几万年以后方可以流传。”“不要,如果你要与金蝉拼斗得鱼死网破那我宁愿你继续西行永远不再见面,我不想在痛苦中追忆你的音容笑貌,我也不愿意你将心爱的玉兔姑娘托付给我,不要意外要你安全无缺!”玛丽自然激动起来,脸色惨白,叫喊地声音甚至有些许的疯狂,眼泪更是涌流而出,在她心中杰瑞最为珍重无需隐讳。“哦,我的玛丽请不要这样,你知道作为兄弟我绝对不能对于悟空的遭遇袖手旁观,当然你尽可放心,在我的设想之中,这一次的意外不会对天庭格局有所改变,我所期待达成的效果就是最终大家都相安无事和平解决,所以我决定做出一些牺牲却决非致命,玉兔也不会托付给你,让两个女子相对为我的短暂离去心伤相互感染。”杰瑞的眼光之中充满爱怜。“告诉我,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任何?”玛丽已在他的怀抱之中,让他的胸膛带来自己坚实的感觉,泪湿他的衣襟却浑然不觉。“我要去人间追寻悟空的足迹,既然乃是兄弟,当然也要伴随他在人间共同奋斗,然后一起回归,经过了这一打击的悟空想必会有更深感触领悟,今后的岁月将会更加坚强不容易被轻易击倒,玛丽,你应该理解我的心意,我与他就如同当日结义誓言将永远相互支持祸福与共。”杰瑞也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颤栗,回忆起结义时刻的情景,“孙悟空与杰瑞畅饮美酒,义结金兰。日月星辰作证,从此飘零有根,互相扶持。愿有福同享,有难我当,义气为先,今日誓言,证我心愿,永不离叛!”“杰瑞,主人,我也想跟随在你身边,永远也不离弃,带我一起去人间吧------”玛丽已在呓语,至少在这一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鸡龙的存在,心中只有杰瑞的影象,那是否是爱情?杰瑞在这一刻其实心弦也被拨动,享受着心灵碰撞时刻只属于他与玛丽的宁静,天地间之间的寂静无声也许正是因为害怕打扰他们之间的亲密滋味。红孩儿与蓝精灵终于等待到了杰瑞的出现,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我们应该如何反击?”因为感受到杰瑞身上的杀意,心情也不由陷入亢奋之中。“你们希望如何反击?推翻皇帝的宝座将天庭权柄操纵于自己手中吗?”杰瑞却在瞬间让杀气完全消失,居然有了一声轻笑,“其实金蝉似乎也并无铲除大家的意思,他如今还要依靠你们。”红孩儿一怔,“可是一旦等他羽翼丰厚也许我们就将接受远比投放人间更为残酷的结局,太上老君所为难道会没有他的授意吗,尽管他将太上老君作为替罪羊却掩藏不了他对于绝对控制权柄的渴望,杰瑞你之所以回归不正是要为兄弟出头,带领我们作出反击的吗?”蓝精灵愤愤然道:“其实他对于我们所谓的封赏之中也还不忘记限制我们的一些权柄,采取明升暗降的把戏------”“其实我们之所以能够最终掌握权柄登上高位,于当日的太子今时的皇帝金蝉也有莫大的关系,我们之间本应该是唇齿相依扶持依靠的,但是因为权力的魔障使得大家反目陷入敌对,我之所以回归却是要作出化解,化干戈为玉帛,其实金蝉如果抛却杂念他至少会比前任玉帝做得出色,天庭也会出现繁荣景象,我们应该支持而非敌对,当然悟空的事情必须有真正的解决,让大家不再忧虑数十年后的景况,不再相互斗争防备全心全意为天庭奋斗。”杰瑞说得很是真诚,“希望二位将我的心语带给皇帝与众位兄弟,我等待着皇帝的召唤,进宫与他真诚相见。”红孩儿与蓝精灵都在瞬间跳跃而起,“孙悟空不正是轻信与金蝉之间的真诚友情方才着了道儿的吗,难道杰瑞你要重蹈覆辙吗?天知道金蝉正想利用你的真诚将你铲除好解除后顾之忧呢!”“我相信真情一定能够感化冷酷之心灵,何况通过我的了解其实金蝉他并未完全冷酷到底,菲情公主岂非已经原谅了他吗,我不相信他会真正丧心病狂,如果我们能够保证他所拥有的权力不会失去,他应该会醒悟的。”杰瑞仿佛很执拗地说道,毫不理会他们的劝说,“如果万一真的再发生意外,那你们也不应该反击,而是要学会舍弃,放弃权柄去到妖界自由自在或者浪迹天涯游览风光,我们应该恪守心中属于自己的赤诚不被污染,本来我们也曾经没有权柄,也已经在天庭的历史上留下我们的色彩,在尚有尊严声名存有光彩时远离未尝不是一个明智选择。”红孩儿与蓝精灵都沮丧到了极点,他们已经完全灰心丧气,没有想到杰瑞带给他们的居然是如此的话语,相互在黑暗中对视,似乎心意相同,“也许杰瑞若是没有回归永远给自己以希望倒会更好,眼看着杰瑞有步孙悟空后尘的可能却无法阻止。”杰瑞告别时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我们若太过在意权柄那么有朝一日相互之间是否也会因为争夺权利再发生兄弟萧墙背弃友情的举动呢,真诚永远才是我们追求之永恒。”眺望圆月,“真诚就如皓月一般皎洁------”怅然叹息。正是在这一月圆之夜,皇帝金蝉却是辗转难以入眠,去刺杀杰瑞的刺客重新出现,得知了刺杀失败的消息,他相信杰瑞应该也将回到天庭,“他会如何对待自己,会有雷霆之击吗?”最终在黎明破晓之前金蝉方才因为实在困倦进入梦乡,梦中却是出现了过往与玉兔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开始痛悔于自己当日对她的放弃,因为刺客的口中知道了她与杰瑞的相亲相爱,“自己真的是很卑鄙,无耻,是在何时开始改变了原有的善良真诚?”宫廷之中,檀香幽幽。金蝉仿佛雕塑一般纹丝不动,目光直视着前方,他在等待着杰瑞的到来,一切终将要真正面对,心中却没有了恐惧之意,因为杰瑞选择来到宫廷之中面见自己而没有发动亲信部下发动雷霆反击也就证明了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也许他也会如菲情妹妹一般原谅自己吗?有脚步声传来,坚实的步伐,淡定的面容,杰瑞已经站立在门边,脸上甚至还有隐隐的一抹笑意,“金蝉陛下,没有想到这么快你我又再相见。”金蝉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出同样的平静,却是难以做到,欲语已先显现惭愧之色,“我真是感觉无颜以对,但却还要请君理解原谅我的抉择作为,错误已然铸成再难重来。”情不自禁地唏嘘,以手遮挡面孔。杰瑞注意到年轻皇帝身体的微微颤抖,看得出来他的惭愧应该乃是真实情感,可是也许正是他表露出的真诚才会让老孙被蒙蔽?但自己却也正是在重蹈覆辙地愿意相信金蝉在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份真诚相互共同努力过的情意,“其实不需要我的原谅,恐怕陛下自己也难以谅解自己吧?我听过你们东方的古话,鸟尽弓藏,可是却没有想到是如此的真实。”他走到皇帝的面前,也在唏嘘叹息,表情黯然。金蝉忽然眼神中闪烁过一丝光华,“我已对菲情与自己许下诺言,保证人间一世后孙悟空的平安回来,我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如此,今日你进入宫廷还有什么希望目的尽请明言,无需隐讳,就算你选择向我发难,我也有了心理准备。”“其实金蝉你应该明白,我今日坦然进入宫廷,就是已经选择了相信你的誓言,我希望当悟空回到东方宫廷以后能让他重新回归于幸福之中,我想他也并不希望方才重新拥有和平的世界重新纷乱,看见原本乃是战友的我们打得昏天黑地,但是我必须得到万全的确保,悟空已经承受不了下一次的意外发生,而一旦陛下你再次失去真诚我想等待他的将是毁灭,因此需要有对于你的禁制,不是挟持陛下控制你之自由,而是相互间的制约。”杰瑞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精美的小瓷瓶,“这里有毒药一种,服用之后若每年不服用解药将会一年都生活在痛苦之中也难以发挥自己的仙术,如果陛下愿意服用的话,我会让蚂丽每年给您服用一颗消除痛苦让您一切如常的药丸,在悟空平安归来之际我将会给您服用真正解药解除禁制。”他的眼神炯炯逼视金蝉。“毒药?这么说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的承诺,当然这也正常,是否意味着如果我不服用那么我们就将展开真正对抗吗?如果你换作是我,是否会接受这种条件?”金蝉的声音也略微颤抖,面色也是充满犹豫。“这不是威胁,而是一种交换,真诚固然可贵,但是时间的流逝总有让人无法控制的利欲升腾导致思维变化,有了相互之间的禁制自然可以避免悲剧,如果陛下愿意服用这种毒药,我将付出我的真诚,愿意追随老孙的脚步到达人间走上一遭,生为兄弟自然不能看他独自在人间孤独奋斗或者风流快活,坦白说对于人间我亦有向往。”“你追随孙悟空去人间?”金蝉脸色变幻,感觉很是错愕,“金蝉,你不是开玩笑吧?”杰瑞正色道:“当然不是玩笑,这也是真诚的交换,也许是有些冒险,将命运相互交到对方手中,但是却可以让自己感动,我感觉到自己的伟大,我对得起与悟空当年结义的誓言,也没有破坏天庭黎民期待持续的和平。”“你想得很是周到,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是难道你不感觉信任我终究还是一种冒险吗?毕竟你在人间的岁月之中也许身为皇帝的我可以研制住解除身上禁制的解药?”金蝉忽然有古怪的笑容浮现,眼神却是注视着将要烧完的檀香,“也许其实此刻你已经着了这支檀香的道儿,不起眼的迷香一样可以让神通广大却没有防备的英雄倒地不起。”“信任是人生之中必须具备的,如果怀疑一切生活又还有什么意思,又或许我请陛下先服用毒药之后也不会遵守誓言?再或者从人间一世返回的我因为具有魔法并没有如同悟空一样消失,却并不给陛下解药?”杰瑞拍了拍皇帝的肩膀,“请让太上老君承担所有的责任吧,他也应该完全退出这一历史舞台而不要再度出现了,其实他对于陛下也是一个威胁,我还要将玉兔托付给陛下照料,希望在这段岁月之中陛下能够代替我给她关怀,当然绝对不是取代我在她心中的地位,我想这么长久的时间也许她的身体会慢慢变好,一切皆有可能。”在这一瞬间,金蝉莫名的流淌眼泪,“让我照顾玉兔?只为了你的托付,我就将以真诚与君交换!”心中的冲动已是难以控制,毫不犹豫的抓起瓷瓶,让毒药进入腹中,脸上由了真诚笑容,“我真得希望在人间一世之后一切能够恢复原本模样,我能重新回归自己与你们继续友情岁月------”“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杰瑞也在流泪,简单的对话,片刻的交流,一切竟然就仿佛已经完全解决,其实世事并没有那么复杂,只要大家皆可付出真诚!“其实你不需要到达人间的,我知道在你心中是很想带着玉兔回到自己的故乡建立功业的,只要你在悟空回到天庭之后再度回来给我解药就可以的------”金蝉的话语平静,眼神中却是透露着真诚,此时他感觉自己尽管服用了毒药其实却是顿时因此轻松,不再背负压力感觉难以承受,“我听到了黑白两位刺客描述你与玉兔如今的甜蜜真是很羡慕,但是也为玉兔感受到幸福,她离开了你会感觉到痛苦难熬的,她需要你陪伴在身边。”“我一定要去人间陪伴我的兄弟,玉兔她其实是很坚强的,她能够理解我的决定,其实陛下你在心中对于她岂非一直也存有一份情感,不再有爱情但是真挚的关心却不会比我淡薄,至于功业日后也有的是时间实现,而且我在人间也将抹去记忆给自己禁制暂时忘却所有的魔法,我真得很想知道没有了过往兄弟记忆的自己与老孙是否能够再度相遇一样成为兄弟------”杰瑞伸出了手与金蝉相握,“今日来此我真得是不虚此行,此刻我很感动,找回了当初相互之间的信任真诚。”“我------”金蝉擦拭着泪水,“真得很想也追随你们的脚步到人间一游,体会自己曾经失落忘怀的与你们之真挚友情。”“哈哈,一定会有机会的,金蝉,你始终都是我们的朋友、兄弟!”片刻之后,当金蝉独自步出这檀香幽幽的宫殿之时,心中却是充满了温暖,眼光中的一切皆充满明媚意味,“这是一个真诚的约定。”~全书完~

  原标题:以色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16458例

,,贵州11选5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上海天天彩选4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